同花顺博客

写博文
幼幼快播好看图片 幼幼快播小说 男人必看★幼幼快播小说 男人必看√
2012-01-16 08:55:33 | g761975alv |
阅读(0) 热度0℃ 评论(0)

本文由小兵电影天堂收集修改转载

幼幼快播好看图片◆幼幼快播小说 男人必看★幼幼快播小说 男人必看√

。” 这消息引不起我的兴趣,那时是暑假,我正打算和同学游大贝湖。抛开了报纸,我不经心的问: “你认识这位教授?”“以前认识,在大陆上。我和幼幼快播太太是好朋友。”妈妈说,“很多年没见过了。”“你要去看幼幼快播们吗?”我问,吃著烧饼。 “看幼幼快播们?”妈妈愣了一下。“不!何必呢?幼幼快播们很得意,我去倒显得——”妈妈把话咽住了,对我警告的说:“忆湄!你又弄了一地的烧饼渣!” 关于罗教授的谈话就这样结束了,以后妈妈再也没有提起过幼幼快播。我呢?在几分钟之后就把幼幼快播抛到九霄云外了。一直到三个月以前,妈妈已证明患上了子宫癌,我们母女都已很清楚的领略,死亡的阴影正笼罩著,随时可以降临。妈妈有一天让我去寄一封信,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是罗毅,地址是台北罗斯福路×段×巷×号。我寄了信回来,妈妈才和我谈起罗毅。“幼幼快播是一位学者,和我们是世交,假如我有什么不幸,幼幼快播是我唯一想得出来,能够照顾你的人!” 正像妈妈说的,我是个不大肯面对现实的“孩子”,或者由于我是妈妈的独生女儿,未免从小有点儿娇宠,养成了任何事情都不能承担的习惯。因此,虽然我很清楚的领略,妈妈患上了绝症,迟早要抛开我而去,但我拒绝去想它,拒绝去谈它,也拒绝去承认它。每当妈妈提起她身后的事,我就跺著脚嚷:“没有那一天,永远没有那一天!” 然后跑开,找一个没有人的角落里去悄悄的哭。 可是,而今,“那一天”终于到我眼前了。我行囊中有妈妈临终前三天所写的一封信,嘱咐我面交给罗教授。信是妈妈亲手封好的,我不知道里面写些什么,我猜想,无非是托孤的意思。妈妈一生好强,从不肯向人低头或请求什么,没料到她走到生命的尽头,却必须向一个多年未谋面的朋友,请求收容她那“长不大”的女儿! “长不大”的女儿!妈妈常常问我: “忆湄!什么时候你可以长大?什么时候你能懂事,不再是个毛毛躁躁的小女孩?” 小女孩!我但愿永不长大!永远缩在妈妈的怀里,任何事情,有妈妈帮我作主,我只要吃饭、睡觉、念书、和欢笑!可是,妈妈去了!在失去欢笑的这一段日子里,我觉得我已经“长大”了!最起码,我已被迫去面临那许许多多无可奈何的“现实”!车窗外面,黑夜已在不知不觉中来到,旷野中,偶尔有点点的灯火在闪烁。车轮辗过了原野、城市、村庄,把我带向一个未可知的命运。车子误了点,抵达台北时已将近十一点了。下了火车,提著我的箱子,走出了火车站,站在车站门口,四面张望。台北!十二年来,我跟著妈妈住在高雄,一直没有到过这全省最繁荣的都市。抬起头来,霓虹灯在夜色中闪耀,旅行社、小吃店,林立在对街。台北!我久已期望来到的地方!望著成排的三轮车、计程汽车,和街头仍然熙攘的人群,我有种慌乱和惶恐的感觉。头一次,我发现这世界竟如此之大,不再是只有六席大的小屋!那么复杂的道路,那么多的建筑,也不再是我和母亲共同糊口的那样小小的六合。菟丝花2/41 一辆三轮车滑到我面前。 “要车吗?小姐?”我有些踌躇,终于说:“罗斯福路三段。”“十块!”十块!我不知道是贵还是便宜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罗斯福跨在何方?跨上了车子,我才有些后悔,深夜十一点钟,贸贸然的跑去投奔别人,不是太晚了吗?或者幼幼快播们已经睡了,把别人从睡梦中拖起来,多么不礼貌!妈妈总说我做事从不经过思考,看样子我仍然没有成熟。可是,现在,车子已经在黑夜的街道上滑行,初夏的晚风带著微微的凉意扑面而来,我似乎无暇再做另外打算了! 车子在巷子中足足兜了二十分钟的圈子,最初到达了目的地,下了车,我发现自己停在一条占地颇广的围墙前面,嵌在那围墙正中的,是两扇豪华而堂皇的红漆大门。看了看门牌号码,一切都没有错误,我付了车钱,望著三轮车隐没在巷子的尽头,才又怯怯的对那围墙和大门作了一番巡礼,大门边不及三尺的地方,一盏街灯正明亮的照射著,我的影子瘦瘦长长的投在门前的地下,看来那样孤独、寂寞,和渺小! 我手腕上是妈妈的旧表,时间已是十一时半。靠在门边,我迟疑了大约二十秒钟。从门缝中向里偷窥,黑影幢幢的深院内似乎还隐隐的有著灯光。好吧,既来之,则安之,管它是深更半夜,还是半夜深更!我总不能在门外站一夜!横了横心,我揿下了门铃。这屋子一定很深很大,我在门外无法听到门里的铃声。等了很久,里面毫无消息,大概主仆都已熟睡,不管一切,我连揿了三下门铃,揿得长长的。于是我听到门里有了脚步之声,这声音沉重而迅速的“奔”向门口,接著,大门豁然而开,一张满面胡子的脸庞突然从门里伸了出来,是个硕大的脑袋,张牙舞爪的毛发之中,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近乎狞恶的瞪视著我。香港影院“你发什么神经?”一声低沉的怒吼对我卷了过来。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我接连向后退了两步,张口结舌,不知所云。这颗刺猬状的头颅惊吓我。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幼幼快播对我掀了掀牙齿,像一只猛兽。“你滚开吧!”在我还没从惊吓挚

发 布
表情

特别提醒:同花顺博客所有博文和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不代表同花顺博客立场。所有博主不提供代客理财或QQ咨询等非法业务,有私下进行的收费咨询或其它有偿服务,均属博主个人非法行为,与同花顺无关,请各位股友千万不要受骗上当!如发现上述违规行为可向同花顺举报,举报方式:发送邮件到blog#myhexin.com,注意发送邮件时将“#”改成“@”。

投资者关系| 关于同花顺| 股票软件| 法律声明| 运营许可| 内容合作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网友意见箱| 招聘英才

Copyright©Zhejiang Hithink RoyalFlush Information Network Co.,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
浙江核新同花顺网络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意见反馈